•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咨詢熱線:13373686315
    揚州離婚律師

    新婚姻法下夫妻共同財產的認定

    當前位置 : 首頁 > 協議離婚

    新婚姻法下夫妻共同財產的認定

    * 來源 : * 作者 :
    文章導讀:夫妻財產軌制,是有關夫妻財產的回屬,治理,收益,使用和處分,夫妻債務的了債,夫妻家庭糊口等用度的負擔,婚姻終止
    關鍵詞: 認定,夫妻,共同財產,新婚姻法

       

       

       夫妻財產軌制,是有關夫妻財產的回屬,治理,收益,使用和處分,夫妻債務的了債,夫妻家庭糊口等用度的負擔,婚姻終止時夫妻財產的清算和分割,對外財產責任等的法律軌制,是合用對象范圍相稱廣泛的一項重要的財產軌制。

       在私有經濟等多種經濟形式迅速發鋪今天,夫妻財產的內容和形式都有了較大的變化,呈現出多樣化,復雜化趨勢,對夫妻財產軌制題目的即時探討,有著重要的現實意義。

       本文就夫妻財產軌制有關題目提些初淺的望法與同行探討。

       一,共有財產制是法定夫妻財產制的主導軌制。

       夫妻法定財產制是法律直接就夫妻財產關系有關內容作出詳細劃定的法律軌制,可分為分別財產軌制和夫妻共有財產制。

       分別財產軌制即夫妻所得財產分別回夫妻個人所有,個人治理,同時也不排斥雙方對其中部門或全部門財產共同治理,或者作為夫妻一方的財產以商定形式由另一方治理的一種法律軌制。

       夫妻共有財產制,是夫妻對所得財產回夫妻雙方所有,由夫妻雙方對該財產共同治理的法律軌制。

       夫妻共有財產制是實現婚姻家庭糊口的基本物質要求,夫妻共有財產制是夫妻財產制的主導軌制。

       我國《婚姻法》劃定,“夫妻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所得的財產,回夫妻共同所有”,“夫妻對共同所有的財產,有同等的處理權”。

       這是關于夫妻共同財產制的原則劃定,包括以下幾方面題目:首先,“婚姻關系存續期間”是個很重要的概念。

       婚姻關系存續期間指的是婚姻當事人依照法律程序締結婚姻,到婚姻關系依法解除或天然終止的期間,即依法取得結婚證之時至離婚生效或因一方死亡婚姻天然終止之時的期間。

       包括當事人領取結婚證后,雙方尚未共同糊口期間,離婚糾紛中分居期間,在人民法院訴訟離婚尚未判決離婚,雖經判決準予離婚,但離婚判決尚未生效之前的期間。

       這里所說的“婚姻關系存續”,是法律認可的正當婚姻關系的存續,法律沒有確認的婚姻關系,不能以夫妻關系存續期間認定。

       例如雙方雖對外以夫妻名義共同糊口,但因雙方不具備結婚實質要件——依法入行結婚登記,其婚姻關系沒有得到法律認可的期間;雙方登記離婚或訴訟離婚生效后,倆人又同居糊口在一起的期間;雙方已經依法登記結婚,但是登記時不符合結婚的法定前提,后被宣告無效的婚姻,這些期間均不屬夫妻關系存續期間,對此期間取得的財產不能認定為夫妻共同財產。

       其次,“是所得的財產”,實在質內容是指夫妻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所取得的財產權,包括實際據有的所有權和非實際據有的所有權,夫妻一方或者雙方已經取得某財產的所有權,并未實際據有該財產,該財產仍舊是夫妻所得的財產。

       但是,對于夫妻一方或者雙方實際據有,而沒有取得財產權的財產,無論正當與分歧法,都不屬于夫妻所得的財產,好比借用他人的財產和非法據有他人的財產。

       第三,夫妻所得的財產的主體,只包括是指婚姻關系存續期間的夫妻。

       由于來源于夫妻以外的人的財產,和非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夫妻一方的個人財產,均不屬于夫妻所得的財產,如父母,子女和其他家庭成員的財產,所以夫妻所得的財產的主體僅僅指有正當婚姻關系的男女。

       第四,夫妻所得財產的范圍,據《婚姻法》劃定夫妻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所得的財產,應該有以下幾方面:(一)工資,獎金,是夫妻一方或者雙方基于勞動而獲得的報酬和基于勞動而獲得的工資以外的報酬,其性質都是勞動報酬,包含貨泉和有關財物。

       值得留意的是,現實糊口中勞動報酬在以各種形式泛起,如紅包,補助,房補,互助金等不同名義泛起的收進越來越多,數額也越來越大,這些都應視為工資,獎金性收進,納進工資,獎金范圍,認定為夫妻共同財產。

       (二)從事出產,經營的收益,是夫妻一方或者雙方從事出產,經營,主要指農村中的農業出產和城市里的產業出產以及第三工業等各行各業的出產經營收益,有勞動收進,也有資本收益,如股票債券收進,股份,股權等。

       實踐中,對股份,股權這種資本性為主的收益的認定和處理難點較多,涉及公司法等其他法律的題目,有待于立法上往完善解決,根據夫妻財產軌制的立方精神,現在司法實踐中有幾個題目應該明確:(1)股份(或股權)肯定是夫妻共同財產的一種形式;(2)股份(股權)作為一種公司股東的權益,在認定和處理時要考慮公司法的相關劃定;(3)在審訊實踐中,要考慮婚姻法的基本原則,如保護弱者,尤其是婦女正當權益,當泛起婚姻法與公司法的沖突時,既要考慮夫妻共同對外的義務,又要考慮夫妻間的基本公平。

       (三)知識產權的收益,是夫妻一方或者雙方基于知識產權而獲得的財產收益,僅指基于知識產權而獲得財產權,而不包括知識產權的人身權。

       (四)因繼承或贈送所得的財產,“但《婚姻法》第十八條第(三)項劃定的除外”。

       這里說的繼承所得的財產,是夫妻一方或者雙方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依照法律劃定接受被繼承人死亡時留下的正當財產,包括法定繼承和遺囑繼承所取得的財產;贈送所得的財產,是夫妻一方或者雙方接受贈送人無償給予財產的法律行為取得的財產,贈送所得的財產必需是已經取得所有權的財產,好比受贈送人入行所有權變更登記,實際取得財產等。

       對婚姻關系存續期間沒有實際取得財產權的,贈送合同未發生法律效力的贈送財產,不是夫妻財產。

       (五)其他應當回共同所有的財產,指上述四項財產以外,應該屬于夫妻共同財產的財產。

       這個靈活劃定,是因現實糊口中的財產情況變化較快,除了上述劃定的幾種共有財產外,還可能會泛起其他未列明但又確實應認定為共有財產的情況,作出這種劃定的目的是為了填補列舉式立法與現實存在之間總會有間隔的不足,以適應時代變化發鋪的需要。

       此外,在審訊實踐中,對個人婚前財產的孳息及增值在婚后取得的否認定為夫妻共同財產題目,應該不同情況分別處理,所得孳息,增值,假如婚后完全未付出勞動的,可以認定為婚前財產,而對婚后付出了勞動的孳息,增值的則應認定為夫妻共同財產。

       第五,“夫妻對共同所有的財產,有同等的處理權”是指夫妻對共同所有的財產,不問財產的來源以及各自貢獻的大小,都同等地享有處理權,這也是夫妻在家庭中地位同等和男女同等原則的詳細體現,有三方面的含義,其一共同所有的含義,是指夫妻不分份額的共同所有,而不是按份共有,在夫妻共同財產分割之前,每一項財產,夫妻均擁有共同所有權,包括共同據有,使用,收益和處分的權利;其二夫妻有同等處理權的財產范圍,只能是夫妻共同財產,而不包括夫妻以外的其他人財產;其三,夫妻有同等的處理權,是指處理共同財產必需協商一致,共同處理,而不是處理夫妻共同財產時要夸大財產來源,貢獻的大小。

       二,夫妻特有財產軌制入一步完善個人財產的法律保護。

       夫妻特有財產制是相對于夫妻共同財產制而言的,與夫妻共同財產制相互依存的一種財產軌制。

       夫妻特有財產指法律劃定夫妻一方對婚前財產或者婚后所得某些財產,由夫或妻一方據有,治理使用,收益,處分的權利和承擔義務,以及就該特有財產的效力等形成的法律軌制,分法定特有,和商定特有。

       法定特有財產,指的是根據法律劃定所確認的屬于夫妻個人各自所有的個人財產。

       商定特有,指的是根據夫妻雙方的商定確認的夫妻各自所有的財產。

       夫妻特有財產制,包含以下內容:第一,夫妻特有財產的范圍有。

       (1)一方的婚前財產,明確劃定一方的婚前財產為夫妻特有財產。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合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題目的解釋(一)》第十九條“婚姻法第十八條劃定為夫妻一方所有的財產,不因婚姻關系的延續而轉化為夫妻共同財產。

       但當事人另有商定的除外。

       ”即夫妻不論結婚經由多少年,一方婚前財產仍回一方所有。

       特別要說的是,93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審理離婚案件處理財產分割題目的若干詳細意見》第6條劃定,“一方婚前個人所有的財產,婚后由雙方共同使用,經營,治理的,房屋和其他價值較大的出產資料經由8年,珍貴的糊口資料經由4年,可視為夫妻共同財產”,這個解釋確定的通過期效,婚前財產轉化為夫妻共同財產的軌制,首先是不符合物權法關于物權取得的劃定,特別是我國加進世貿后,這種轉化軌制更顯得不適合,在良多國家都沒有;其次是一方婚前已取得產權的財產,由于結婚達到一定時間就天然變為共同財產,既分歧理,也即是變相鼓勵有部門人借婚姻不勞而獲蘊蓄財物,是對個人財產權的一種不適當的干涉干與。

       修改后的婚姻法從2001年4月28日起施行,在2001年4月28日后審結的案件應該不再合用與本法有沖突的上述關于婚前財產轉化的司法解釋(但該解釋中其他與本法無沖突的內容除外)。

       關于婚前個人財產的認定,也有幾個題目值得探討,一方婚前財產的孳息,增值以及婚后消耗掉的如何處理題目,關于一方婚前財產的增值,孳息題目在前面有闡述。

       關于婚前財產婚后消耗掉如何處理題目,最高院93年《關于人民法院審理離婚案件處理財產分割題目的若干詳細意見》第16條劃定“婚前個人財產在婚后共同糊口中天然毀損,消耗,滅失,離婚時一方要求以夫妻共同財產抵償的不予支持。

       ”該司法解釋不存在與本法相抵觸的題目,仍應合用。

       (2),一方因身體受到傷害獲得的醫療費,殘疾人糊口津貼費等用度。

       夫妻一方因身體受傷害獲得的醫療費,殘疾人糊口津貼費等用度,是專門針對個人身體受傷后需要治療,身體殘疾后喪失部門或全部勞動能力應給予的津貼,這些用度的獲得都是以個人身體傷害為代價的,而且因為我國目前的經濟發達程度還不是很高,賠償還很有限,去去賠償不足以真正彌補受害人所需要的物質損失,假如確以為夫妻共同財產不能保證受到傷害人的身體健康,會影響他們的正常糊口,還有可能造成社會負擔,因此,這些用度完全應由受傷害個人支配,使用,不應回夫妻共有。

       在審訊實踐中,對此應該嚴格把握,值得留意的是,本劃定只列出了“醫療費,殘疾人糊口津貼費”,應該有二層含義:一是必需是因身份受傷害獲得的用度;二是這些用度必需賠償的目的是為補償受傷身體而賠的。

       受害人因身體傷害獲得賠償,不僅僅只是醫療費,殘疾人糊口津貼費,還包括誤工費,護理費等,雖系因受傷獲得,但賠償目的不是僅僅是受傷者本人,實在質是對受傷者本應獲得工資性收進損失的補償等,而不是考慮給傷者本人治傷或殘疾補償所用。

       (3),遺囑或贈送合同確定只回夫或妻一方的財產。

       即夫妻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繼承或接受贈送所得的財產,如遺囑或贈送合同寫明了遺產或贈送財產只回夫或妻一方的,應認定為夫或妻的個人特有財產。

       這是一項新劃定,它與我國的《繼承法》及《合同法》的有關法律劃定和理論是吻合的。

       我國《繼承法》的遺囑繼承中,答應被繼承人將自己的個人所有財產用正當遺囑的方式指定由繼承人中的某人或某幾人繼承,亦可在繼承人之外指定遺贈繼承人繼承自己的財產,還可與他人訂立遺贈扶養協議,而被繼承人指定誰繼承自己的遺產,這是被繼承人完全憑自己的意愿處分自己財產的正當行為。

       假如被繼承人在遺囑中明確遺產回夫或妻一方所有,婚姻法又通過婚姻把這些財產變為夫妻共同財產,這就違反了被繼承人的真實意思,即是變相改變了《繼承法》確定的法定原則,變相改變了遺囑繼承中確定的繼承人范圍,而干涉干與了被繼承人依法處分自己財產的權利。

       在贈送合同中,贈送人已指定受贈人接受贈送的財產,如認定為夫妻共同財產,亦違反了贈送人處分自己財產的真實意愿,也與贈送合同成立的法律劃定不符。

       (4),一方專用的糊口用品。

       一方專用的糊口用品是指供夫或妻一方個人糊口專門使用的,具有顯著的個人道質的糊口用品,這些個人專用品一旦脫離專用人,去去就失往了應有的價值,如衣服,首飾,鞋帽等。

       在審訊實踐中,對一般個人專用的糊口用品回個人的原則一直合用。

       在本法修改過程中,有專家提出價值較大的個人專用品作為個人財產分歧理,應作為共同財產,但是條文對“一方專用的糊口用品”,沒有把“價值較大”的排除在外,因此,對個人一方專用的糊口用品即使價值較大,仍應認定為個人特有財產。

       但是,在審訊實踐中,應該從嚴把握,對于不是用于個人糊口,而是用于價值珍藏等價值較大的財產,就不能僅僅由于財產本身的男,女款式而認定為特有財產,如女方珍藏的大量女式鉆戒等。

       (5)其他應當回一方的財產。

       對這個靈活劃定,是除了上述劃定的幾種特有財產外,還可能會泛起其他未列明但又確實應認定為特有財產的情況,它可以填補列舉式立法與現實存在之間總會有間隔的不足。

       特有財產制完全體現個人的價值,徹底保護個人的權利,尊重個人的意愿。

       合用特有財產制的效力時還應留意,特有財產所有人固然對各自保存的特有財產享有治理,使用,收益,處分的權利以及權利不受他人干涉。

       但假如在夫妻共同糊口中所支出的用度過大,用共同財產尚不足支付時,法律劃定夫妻有互相扶養扶助的義務,夫妻必需用各自保存的特有財產支付夫妻共同糊口中需要的用度。

       三,夫妻商定財產制是意思自治原則在夫妻財產軌制中的充分體現。

       我國新婚姻法第十九條劃定:夫妻可以商定婚姻關系存續期間所得的財產以及婚前財產回各自所有,共同所有或部門各自所有,部門共同所有。

       商定應當采用書面形式。

       沒有商定或商定不明確的,合用本法第十七條,第十八條的劃定。

       夫妻對婚姻關系存續期間所得的財產以及婚前財產的商定,對雙方具有約束力。

       夫妻對婚姻關系存續期間所得的財產商定回各自所有的,夫或妻一方對外所負的債務,第三人知道該商定的,以夫或妻一方所有的財產了債。

       該條文是關于夫妻商定財產制的劃定,是新增的條文。

       我國1950年婚姻法沒有劃定夫妻商定財產制,因為當時的經濟情況,很少有人對夫妻財產入行商定,跟著我國經濟的發鋪,國家對私有經濟成份的鼓勵政策,家庭財產越來越豐碩,個人財產權利保護的重要性必要性逐漸顯現出來,在實際糊口中,特別是在一些發達地區,商定夫妻財產回屬的泛起并逐漸增多,為適應這一變化發鋪,我國1980年婚姻法確立了夫妻財產商定制,但當時關于夫妻財產商定制的劃定過于原則,不好把握。

       1993年最高人民法院根據審訊實踐,在《關于人民法院審理離婚案件處理財產分割題目的若干詳細意見》第1條劃定“夫妻雙方對財產回誰所有以書面形式商定的,或以口頭形式商定,雙方無爭議的,離婚時應按商定處理。

       但規避法律的商定無效”。

       從而明確了夫妻財產商定制的商定方式和無效情形,解決了當時實踐中的一些疑難題目。

       近年我國私有經濟的迅速發鋪,夫妻財產狀況日益變化,原來的劃定也不利于當事人意思自治法律原則的貫徹。

       因此,在本次婚姻法修改中將夫妻財產商定軌制題目單獨為一條立法,比較明確地劃定了夫妻財產商定的商定范圍,商定前提,商定內容,商定形式,商定效力,商定后債務的了債等一系列題目,充分體現了意思自治原則,顯著地進步了夫妻財產商定制的法律地位,入一步完善了商定軌制的劃定。

       夫妻商定財產制,是指夫妻通過書面協議的方式,對婚前,婚后財產的權利入行商定的法律軌制。

       這里指的財產權利,包括對財產的據有,使用,治理,收益,處分,以及將來婚姻關系終止時財產的回屬等等。

       夫妻商定財產制包括以下基本內容:第一,夫妻財產商定的主體,從條文劃定望,商定的主體應該僅限于夫妻,其他任何人不得成為夫妻財產商定的主體。

       法律之所以要確立和進步商定制的地位,目的之一是要尊重個人處理財產的自主權,體現當事人意思自治,明確夫妻財產回屬,減少糾紛,所以,商定夫妻財產可以在結婚前,即有婚姻商定的男女,也可以是結婚后的夫妻,只要在處理財產時該商定主體中的“男女”是正當夫妻,他們的商定就應該承認其法律效力。

       第二,夫妻財產商定的時間,從商定的主體上望,可以是夫妻,也可以是有婚姻商定的男女,實在質是明確夫妻財產回屬,預防發生糾紛,商定夫妻財產商定的時間應該是當事人從有婚約開始,到婚姻關系結束前。

       第三,夫妻財產商定的范圍,法律條文劃定的商定財產范圍包括婚前財產和婚姻關系存續期間所得的財產,也包括法定特有財產,即凡屬夫妻個人所有和共同所有的財產均可成為夫妻財產商定中的財產,但是不得商定夫妻以外的人的財產,如夫妻與父母子女共同糊口,在商定時將父母子女的財產商定為夫妻一方或者雙方所有,該協議條款應屬無效。

       第四,夫妻財產商定的方式,法律明文劃定“商定應當采用書面方式”。

       這樣劃定,主要是為了避免發生爭議時難以認定,所以一般情況下,夫妻財產商定應該用書面形式。

       對于當事人用口頭方式商定夫妻財產,內容明確,且雙方表示無異議的,仍應認定有效。

       本條劃定的是“應當”而沒有用“必需”,由于劃定書面形式的主要目的也是避免爭議,既然當事人對口頭商定內容無爭議,就完全可以增補書寫下來,實際上隨時都可轉為書面,因此,對無爭議的口頭商定應予認定。

       第五,夫妻財產商定的內容,根據本條文第一款劃定,(1)夫妻可以將婚姻關系存續期間所得財產商定為全部回共同所有或回各自所有,亦可以商定其中的部門回各自所有,部門回共同所有。

       (2)夫妻可以將婚前財產商定為全部回夫妻共同所有,亦可商定將婚前財產中的某部門回共同所有,其余部門仍回個人,還可將夫或妻一方婚前個人財產的全部或部門商定回另一方妻或夫個人所有。

       (3)商定內容必需明確,明確詳細財產回屬,明確財產項目,明確財產處所等。

       第六,夫妻財產商定的效力,它包括二方面,一方面是對內效力,指商定對當事人夫妻自己的效力,夫妻對財產的商定一旦生效,對雙方具有約束力,夫妻雙方必需嚴格遵守執行,不得隨意變更,撤銷,假如確實需變更撤銷的,須經過雙方協商一致后,同樣以書面的方式。

       另一方面是對外效力,指商定對夫妻以外的人的效力,即夫妻的財產商定對于第三人(主要是債權,債務人)的效力,根據本條第3款劃定,“夫妻對婚姻關系存續期間所得的財產商定回各自所有的,夫或妻一方對外所負的債務,第三人知道該商定的,以夫或妻一方所有的財產了債”。

       可見,在實行夫妻財產商定制的婚姻里,夫或妻一方對第三人負有個人債務時,商定的對外效力,只有當第三人知道該商定時才生效,假如第三人不知道該商定,對第三人不發生法律效力。

       夫妻任何一方不得以夫妻有商定拒盡承擔另一方個人債務,除非非債務人一方能證實作為債權人的第三人知道該商定的,否則均應該以夫妻共同財產和個人財產先對第三人了債債務,非債務人了債債務后,可以向負債務一方索賠。

       這是立法上對第三人權利的保護,實際上就是把非債務一方和與其有夫妻關系的債務人一方視為財產共有關系主體,對外承擔連帶責任。

       夫妻商定財產是一種民事法律行為,詳細地說,屬于合同行為,該商定發生法律效力仍舊必需符合合同成立,生效必需要件,詳細包括(1)商定必需是當事人雙方真實的意思表示;(2)商定內容必需符正當律和行政法規劃定;(3)商定應當遵守社會公德,不擾亂社會經濟秩序,不損害社會公共利益,不規避法律,法規,如不得逃避對外債務,逃避撫養子女,贍養白叟的義務等;(4)附前提的商定,在前提成就時生效。

       不得惡意促使前提成就或惡意阻止前提成就。

       附期限的商定,應在期限屆至時生效,期限屆滿后失效;(5)婚前訂立的商定應在婚姻締結時才生效,雖訂立商定,但未締結婚姻或婚姻被公布無效和撤銷的,當事人的夫妻身份都沒得到法律的認可,該商定無效。

       和其他合統一樣,有效的夫妻財產商定對當事人有法律效力,無效的夫妻財產商定從訂立起就無效。

       新婚姻法實施過程中,關于夫妻商定財產制在審訊實踐中的合用已經遇到的一些題目:(1)工商注冊登記的股份是否應認定為夫妻對財產的商定,如夫妻共同設立或以一方名義與他人設立股份有限公司的,因為某種需要夫妻將應該享有的股份以不同比例在工商局注冊登記,這個登記是否視為夫妻對財產的商定題目?有人以為,應視為夫妻對公司股份的商定,在處理分割時應安該商定分配,這樣不必變更公司股份,也符合公司法劃定。

       但是,這種觀點與婚姻法劃定的財產軌制和本條劃定的商定制精神不符,由于其一婚姻法第17條劃定夫妻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所得的出產,經營性的收益回夫妻共同所有,股份公司的股份雖登記在夫或妻名下,但卻是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所得,與以夫或妻名義購買的房屋,所得的工資,存款等的性質一樣,不能因在一方名下而否定其作為共同財產的性質;其二,對于夫妻共同設立的股份公司登記比例不同,有的主要是基于公司法的有關劃定,知足此項劃定,如公司法要求2名以上股東,夫妻以不同股東,不同股份在工商登記,而不是夫妻出自本意商定各自實際應得的份額;第三,法律劃定沒有商定或商定不明確的,合用《婚姻法》第17,18條劃定。

       夫妻名下注冊的股份,即使是一個商定,也是不明確的商定,例如股本來源是夫妻財產仍是個人財產?股份利潤的分配回誰?離婚時股份的回屬,股份負債時的分擔等都是不明確的;第四,有的股份公司的注冊資本均來自共同財產,且經營均系由一方或雙方在婚后付出勞動維持,以注冊份額視為股份回屬商定顯然不公平;第五,現實中多數公司股份是登記在男方名下,如注冊在誰名下即視為商定回誰,顯然侵害了作為弱者的婦女的權益,這種所謂的“商定”顯然違反了女方的真實意愿,按商定處理必然會激化矛盾,不利于糾紛解決。

       因此,工商股權股份登記,只能認定為成立公司時夫妻對以誰的名義登記的商定,這種登記商定不具有本條劃定的夫妻財產商定的本質特征,除非夫妻另有書面明確商定該注冊股份回誰所有,否則只能認定為夫妻共同財產。

       (2)在協議離婚過程中,雙方為離婚而簽的各種財產分配協議,能否視為商定?這種現象在審訊實踐中很常見,對此協議應區分不同情況分別處理。

       對協議離婚過程中以各種書面形式簽訂的協議,假如能舉證證實是以協議離婚作為成立前提的,則應認定為附前提商定,當協議離婚這個附前提未成就時,商定不生效,一旦協議離婚前提成就則應認定商定有效,反之,假如商定未附任何前提,只明確某項財產回誰所有,則應認定為不附任何前提的有效商定。

       對于雙方通過登記機關協議離婚,領取離婚證后,一方又反悔,提起財產訴訟的,除非一方有證據證實商定是在欺詐,脅迫,規避法規等違法情形下簽訂,否則應認定為有效商定,不應支持試圖用財產騙取離婚,之后再推翻商定拿歸財產的做法。

       (3)對夫妻財產商定中“商定不明”的理解,這個題目在現實中比較復雜。

       根據該條文的立法精神,商定不明應包括商定的詳細財產項目不明,詳細財產指向不明,商定部門財產回個人或回共同所有的,哪部門財產及其財產權益回屬不明等等,都可以導致處理商定時視為商定不明。

       如某夫妻在結婚時商定房屋屬一方所有,卻不寫明房屋坐落房權證號,假如商定為所有人一方不能證實該商定內容沒有歧義,則應該認定為未商定詳細財產指向,認定為商定不明。

       即夫妻財產商定無論是財產權益回屬不明,仍是財產詳細指向不明,都應該認定為商定不明。

       (4)商定的夫妻一方債務,第三人對夫妻商定不知情,而商定對外沒有效力時,夫妻離婚,第三人如何主張自己的權利題目,這主要涉及程序法的題目,即離婚案是否有第三人?有人主張離婚案應答應第三人參加訴訟,有人則以為,離婚是夫妻雙方的私事,涉及有很多隱私,答應第三人界進,并不利于糾紛解決。

       本文主張第三人行使自己的債權應另案訴訟為妥,當債權人得知離婚訴訟,可另行起訴。

       由于該債務的承擔,可能是離婚的夫妻一方或者雙方承擔,最好是中止離婚案審理,待債務案件審結后再審理,如債務案判斷由夫妻共同還債,或者非債務人一方償還,則受損一方可在離婚訴訟中行使哀求賠償權,法院可合并處理,假如債權人在債務人夫妻離婚生效后才得知,則可以已離婚的雙方為共同被告繼續追償。

       在夫妻財產軌制中,法定財產軌制,夫妻特有財產軌制,夫妻商定財產制度,從形式上構成了比較完整和公道的夫妻財產軌制,他們相輔相存,又互為增補。

       在審訊實踐中認定夫妻財產,首先要考慮的就是夫妻對財產是否有商定,有正當商定的就應依商定,沒有商定的,或者商定不明確,才考慮按照法定夫妻財產處理,在法定財產中,首先又應該確認夫妻特有財產,再確定夫妻共有財產,即在審訊實踐中,應該有商定的從商定,無商定的依法定,而法定中又要先考慮特定。

       我國新婚姻法劃定的夫妻財產軌制內容十分豐碩,需要探討的題目也良多,例如夫妻財產軌制內容的題目,婚姻法中夫妻財產軌制與公司法,合同法,繼承法等法律劃定之間的沖突題目等等,對民事審訊和社會實踐糊口,都是相稱重要的題目。

       時代發鋪,特別是我國加進wto,與國際接軌,勢必給夫妻財產軌制也帶來很多新課題,這就需要在實踐中,碰到題目不斷探索,總結,進步,為建立我國婚姻法公道完善的夫妻財產軌制做出應有的貢獻。

       

    吉林十一选五彩